职工文化
就医服务

职工文化

您的位置:首页 > 职工文化
【杏林漫步】长安忆
发布日期:2018-05-17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古老的钟声在耳畔响起,缓缓睁开了眼,不禁自叹道“好个秦州!”在浩瀚的历史烟海中,在文人的唐诗三百中,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的久久传唱中。我,是如此的欢喜,舟车劳顿的辛苦荡然无存,来到了被人们所牵挂着的长安。

古人云:“秦州之地帝王都!”或许是因为八水绕长安的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,又或许是因为主观偶然吧。长安成为了历史上建都最多的古都。

翻看《汉书》,笔墨间的历史激荡之处,点缀了长安的雄伟。细翻史书,想当初:项羽三万楚军大破刘邦,刘邦暗渡成仓逃之夭夭,后正值楚军与秦军正面对敌。刘邦却从一个市井之徒,急越函古天险,入了咸阳,一举成为了关中王。同样的人物却又在不同的地方改写了命运,忍辱偷生的汉高祖和一把焚阿房的西楚霸王,在乌江边上。一个开始了自己的盛世辉煌,一个悲歌了自己的无奈彷徨。也许受到历史的感召,长安在大汉朝的建立下,屹立在渭河平原,开始登上了历史舞台,从此开始了她的繁华三千。

细品《唐诗》,行间的记忆蜂拥而至,成就了长安的俊逸。忽听见李世民的高呼“今天下之才已尽入我矣。”我轻轻地抚摸着雁塔提名的篆楷。想起白居易的“慈恩塔下提名处,十七人中最起最少年”。还有孟郊的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。至今仍能想象出身着白衣的才子,站在夕阳中,年少轻狂的笑。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,不知道后世失意的鸿儒们,是否如我一般为长安而怅然。太多感情的投入,已使我失了一个作为看客的漠然。情不自禁,向一幕幕长剧,伸长了自己渴望的脖子。忍不住想在暮春的西京,暂且举酒高歌,附庸风雅一番了。

望长安,忆江南。我久久伫立在这儿,看尽塞北春花,吟罢江南小雪。与江南相较,让人有另一番风致。唱不惯低吟浅唱的《西厢》《长恨歌》的故事在这片土地上却更添悲情。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。杨玉环的爱情故事是为大家所了然的。一曲《霓裳》之后,一场生离死别。有人对你口诛笔伐,指责你的《霓裳》,说是“乱了帝王心,覆了天下事。万般缘由,皆系与此女”。你可真又成了北齐的冯小怜,还是南国《后庭花》般的亡国靡靡之音了。只有寻来一丝清风,吹散马嵬坡头的倩影,不要受束于此,可好!

出于什么缘由我也不知。很多人在追寻着记忆深处的长安。或许是因为遥不可及吧,南国的人们更显其甚,不喜烟波画柳桥的怡静,独独偏爱这秦砖汉瓦砌成的长安,歌尽三百故事的长安,故事里人人诉说着的长安(南区心内科二病区 李娜)